【名人堂】郎咸平:“一带一路”是中国马歇尔计划?

浏览数量:10     作者:本站编辑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15-03-24      来源:本站

1.jpg

       中国正在酝酿属于自己的“马歇尔计划”吗?
       新一届政府继任之后,我们能明显地感觉到中国在大国崛起的过程中,正在不断地和世界其他国家形成一种紧密、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。其中,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是至关重要的一环。
       除此之外,我们和其他国家的合作往来还透过APEC会议、亚信峰会、金砖国家会议等机制实现。
       在2014年11月举行的北京APEC峰会上,我们可以说是把崛起的步调做了一次集中展示。总结起来一共两条:是“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”;是“加强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建设”。
       从这个议题就可以看出,本次APEC会议的主题和中国正在实施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契合度非常高。
       而在APEC会议促成的多项合作,也可以算作是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辅助工程。我在这里就讲其中三个重要的创举——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、丝路基金,以及成立亚太自由贸易区(FTAAP)。
       2014年10月24日,在APEC召开之前,中国和印度、新加坡在内的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代表签署了《筹建亚投行备忘录》,域内意向创始成员国将启动章程谈判和磋商。
       21个国家包括孟加拉国、文莱、柬埔寨、中国、印度、哈萨克斯坦、科威特、老挝、马来西亚、蒙古国、缅甸、尼泊尔、阿曼、巴基斯坦、菲律宾、卡塔尔、新加坡、斯里兰卡、泰国、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。
       大家仔细看,这21个国家有什么共性?它们都在中国周边;它们都在“一带一路”经济带上;第三,基本上所有国家都和中国的高铁(铁路)有合作或者有合作意向,都是我们的潜在客户。
       2014年11月,习主席在APEC峰会上表示,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,为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、资源开发、产业合作和金融合作等与互联互通有关的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。
      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随后表示,按照目前工作计划,亚投行将在2015年年底前投入运作。
       关于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建立,不高兴的就是亚洲开发银行。为什么?先说亚洲开发银行,它和这两个新的金融机构的工作性质有非常高的重复性。亚洲开发银行的总裁中尾武彦就明确表示,“不欢迎成立一家目的基本相同的区域性银行”。
       为什么它也不欢迎亚投行和丝路基金?它实际上是忌惮这两个金融机构支持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以及由此带动的中国崛起。
       可以这么说,日渐崛起的中国正在一下下敲击它的危机意识。那么为了打击崛起中的中国,它推出了“重返亚洲计划”.
其中,它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(TPP)开出了把中国排除在外的加入条件,其实际目的就是为了联合中国周边国家,或者主要贸易伙伴建立起一个把中国排除在外的全新的贸易组织。
       继续说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建设问题。根据各国签署的《筹建亚投行备忘录》,亚投行的法定资本金为1000亿美元,各意向创始成员国将以GDP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。
       也就是说,这21个国家谁的GDP多,谁就为法定资本金多做贡献。
       有些人会说,根据这个规定,如果它要求加入,以它的经济体量,它肯定是出钱多,话语权多的国家,那么它势必会成为亚投行的主导。告诉各位,它不可能参加,为什么?
       亚投行成立之初就规定,它是为基建服务的,再说得具体点,就是为高铁服务。在高铁这个领域,它和日本的企业都没有比较优势。所以它在亚投行占的份额越大,越是为中国这样高铁行业有优势的国家做贡献。
       我给各位举一个高铁的例子,在车体建设上,日本、瑞士、德国等国的企业利润率比我们高得多,但是它们在基建上没有优势。高铁的建设成本不是车体本身,而是基建。
       世界银行发布的《中国高速铁路:建设成本分析》的报告指出,截至2013年年末,中国已建成的高速铁路网远远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或地区,而中国的高铁建设成本至多只有其他国家或地区的2/3。
       因此,如果举行高铁招投标的话,日本和德国的企业都不占优势,所以它不愿意为亚投行出资。
       那么除了它之外的其他国家是如何看待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呢?它们都非常欢迎。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测算,2020年以前亚洲地区每年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高达7300亿美元。对于巴基斯坦等国家来说,亚投行和丝路基金愿意借钱给它搞基础建设、发展经济、解决就业,何乐而不为。
       再比如,老挝有很多水果、农作物,但在收获季节却只能堆在港口没法运出去,因为它的港口吞吐量不够。如果它加入到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大布局里面,和我们形成互联互通的合作关系,再透过亚投行和丝路基金贷款修港口。
       那么对于老挝的经济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。其实,很多国家都像老挝一样,有生产能力,没有贸易能力。
       那么我们设计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就是把内陆国家和沿海国家通过公路网、铁路网连接起来,既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,又为世界提供价廉物美的商品,并且透过范围的贸易帮助其他国家发展经济。
       关于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很多人把它形容成中国版的“马歇尔计划”。前世界银行经济学家林毅夫就曾表示:“世界需要新的‘马歇尔计划’,范围对基础设施的投资,以打破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瓶颈,并给高收入国家的结构性改革提供空间。”那么我们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是所谓的新的“马歇尔计划”吗?
       中国和“二战”结束后的它有很多相似之处,比如经济都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,外汇储备量庞大。
       由此看来,我们应该借鉴“马歇尔计划”的思路,透过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和亚投行、丝路基金等消除过剩产能,寻找新的未来经济增长点,透过这一套组合拳,或者说中国版“马歇尔计划”实现国家崛起。

(本信息来自网络)

快速连接

联系信息

  电话: 0392-2568888
  传真: 0392-2566666
 邮箱: hbhiger@126.com
 地址: 鹤壁市姬家山产业园

邮件订阅

第一时间了解我们的最新产品信息
技术支持:鹤壁新起点